【红色寻迹】利剑

时间:2021-06-16浏览:320

记新四军小丹阳横山敌后抗日根据地

小丹阳横山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和江苏省南京市交界处,行政归属上分属南京市江宁区和马鞍山市博望区。横山主峰是马鞍山市境内最高山,因四望皆横而得名横山。横山山峦起伏,山高林密,地形复杂,易守难攻,是进行敌后抗日的理想根据地。

历史上,横山西面不远的小丹阳是地区行政中心。早在春秋战国时,小丹阳就是重要的交通和商业贸易中心。秦统一全国后,在这里设立了丹阳县管辖周边地区,隶属于会稽郡。丹阳县城东西北三面临山,南面是一望无际的丹阳湖。这里土地肥沃,河湖密布,盛产稻米、竹笋、螃蟹和银鱼等,丹阳湖还流传有“日出一斗金,日落一斗银”的谚语。到了唐朝,由于姑溪河与长江交汇处的姑孰镇交通贸易和行政功能日益突出,丹阳县的地位下降,所以唐太宗降丹阳为镇。大约一百年后,著名诗人李白来横山访友,在山上还能看到丹阳城墙。小丹阳在此后的一千多年间依然是一方的商业贸易中心,直至今天,每年都有四大会场,即四个集市交易日,满足一方百姓生产生活用品的交易需求。

 1937年7月,日本侵略者制造卢沟桥事变,发动旨在灭亡中国的全面侵华战争;8月,制造八一三事变,攻占上海;12月,日军攻占南京,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南京大屠杀。日军攻占南京前后,小丹阳也被日军占领,此后有日军驻扎于此。国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以后,中共南方八省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新四军先遣支队在粟裕的率领下来到小丹阳横山地区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新四军二支队三团团长黄火星先后把团部设在横山地区的小丹阳镇和六朝古刹澄心寺,发展壮大抗日根据地。期间,三团团部曾一度设在小丹阳东库村村民费明龙家中,费明龙有民主思想和救国理想,对不公平的社会现实深恶痛绝,目睹日军侵华所造成的民族苦难而内心十分痛苦。新四军驻扎小丹阳后,他接受了党的教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小丹阳地区逐步拉起了一支多达八十多人的抗日队伍,为解决队伍给养而把家中200多亩地和小丹阳街上二十九间门面房全部卖掉。后来,费明龙的抗日队伍被新四军二支队三团组建为“新编第二连”,费明龙任连长,他作战有勇有谋,战果丰硕。

1938年8月下旬,日军为巩固长江下游沿岸占领区,维护其京沪、京芜之间水陆交通安全,以第十八旅等部及部分伪军共4000余人,于22日由江苏省江宁、秣陵关、溧水和安徽省当涂、采石等地出动,水陆并进,分8路向当涂、江宁间小丹阳新四军二支队三团实施围攻。新四军二支队副司令员粟裕等贯彻毛泽东同志关于挺进敌后、开展游击战并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政策主张,所以制定了在运动中袭扰敌人并相机歼敌的作战计划。具体作战安排包括:粟裕率三团小部兵力进行阻击、袭扰,牵制日军兵力;主力集结于小丹阳以西杨家庄一带隐蔽待机;一部兵力转至外线,对当涂、陶吴及南京近郊的敌人据点进行袭击。25日,各路日军在10余架飞机掩护下,合击小丹阳。三团主力寻机予日军以打击后,随即转移。该团另一部大胆穿插,占领离南京市区极近之鸡笼山,使日军产生南京城被攻击的后顾之忧而被迫于26日撤兵。此次战斗,我军实施游击战术,在运动中把握时机毙伤日伪军五十余人,并收复小丹阳、薛镇、横溪桥和博望等地。

围剿横山小丹阳战斗失利之后,日军继续谋划实施新的进攻。 1938年12月中旬,日军联队长凤山少佐组织2000多日伪军,分四路围攻横山根据地,试图重点突破横山东北部的龙王山高地。面对严峻的形势,新四军二支队三团团长黄火星等制定了利用复杂地形正面守卫和出击外围骚扰袭击相结合的作战计划。黄火星团长派出两支队伍到外围骚扰袭击牵制敌人,同时留下两个连由他亲自指挥,利用龙王山高地的有利地形等阻击敌人。敌人从山下多次组织进攻,黄火星团长组织指战员利用战壕、坡地、岩石和树林作掩护,同敌人激战了两天两夜,日伪军组织一次又一次进攻,却始终未能登上龙王山,只好撤退。这次横山保卫战,我新四军战士击毙日伪军200余人,缴获轻机枪4挺和步枪100多支,我军也付出了重大伤亡的代价。1939年1月1日至7日,不死心的凤山少佐组织日伪军兵分三路再次扫荡横山,黄火星率领三团悄悄走出横山,跳到外围作战,在博望镇杨家甸村附近击毙日军15人,又一次打击了敌人的气焰。

其时,新四军还抓住战机,主动出击,取得了博望伏击战的胜利。1939年1月6日,新四军二支队参谋长罗忠毅率领三团一营的两个连,行进到博望镇东北的一个村庄休息时,获悉:博望镇上来了17名日军。罗忠毅等研究认为,敌人可能是从江苏溧水县洪兰埠镇来的,洪兰埠镇离博望镇很近,他们不会在博望镇住宿,当天就会赶回洪兰埠镇。于是,罗忠毅立即动员将士们,决定在日军回去的路上打一个伏击战,全歼这一小队日兵。虽然我军多是新兵,也只有一个排的武器装备,但个个热情高涨,表示要全歼这股日军。指战员们立即行动,埋伏在道路两边的高坡。下午3点钟左右日军果然进入伏击圈,我军战士机枪和手榴弹齐发。日军疯狂反击,新四军战士打光了枪弹,就冲上去用刺刀、大刀等与敌人近身搏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击毙15名日军、俘虏一名,一名受伤逃走。

新四军在小丹阳横山地区开展对敌斗争时也曾遭遇困难处境,新四军二支队一部在小丹阳北面云台山活动时遭遇了敌人的袭击。1939年2月25日,新四军二支队三团一营近100名战士,由营长邱立生和教导员王荣春率领,驻扎云台山区后石塘村。由于密探的告密,当天深夜,敌人迅速从小丹阳和向山等地出动五百余人,分四路合围云台山。第二天拂晓前后,四路敌军相继抵达云台山附近地区。担任警戒的战土江天顺发现日军,急忙鸣枪报警。听到枪声后,营长、教导员迅速决断:一连掩护,二连突围,撤出住宿地曾庄后迅速抢占云台山制高点。营教导员王荣春刚冲出住房一百多米远,就被炮弹炸断双腿倒在地上。他说:“不要管我,你们一定要冲出去!”随即他把一只望远镜、一个公文包交给一排副排长曹金有,嘱咐曹金有转交给团长黄火星,便闭上了双眼。

突围出村的战土们,迅速向云台主峰山顶冲去。哪知,敌人早已于夜间三时左右便占领了山头和大庙。一营一、二连战土在向山顶冲锋的过程中,遭到山顶敌人机枪的扫射,加上对面半山腰仙人洞爹人的密集射击。在敌人猛烈火力的夹击之下,我军战士们浴血奋战。一位机枪手持机枪冲在最前面压制敌人的火力,要为战士们突围打开通路,不幸中弹牺牲。一排副排长曹金有受伤,他强忍着伤痛打死几个追击过来的敌人后,用大衣包裹身体滚下陡峭的山坡,被当地群众救起。经过反复冲锋、肉搏,一部分战士终于从敌人重重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突围而出。虽然这次战斗敌众我寡,我军付出极大的牺牲,但他们以鲜血和生命换取了部队突围,同时在突围中重创敌寇。云台山遇袭,我将士共牺牲65人,突围26人。

1940年7月,新四军主力渡江北上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日伪玩军和地方发动武装乘我抗日根据地兵力空虚之际,于8月初制造“横山事件”。其时,抗日战争已经进入相持阶段,日军侵华方针发生了改变:对国民党实行政治诱降为主和军事打击为辅,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实施重点打击。受日军政策影响,汪精卫等公然叛国投敌,蒋介石集团也开始消极抗日和积极反共。小丹阳地区的反动势力也因此制造了“横山事件”。“横山事件”的导火线是我军逮捕和枪决恶霸地主张满。张满是溧水太平乡大刀会头子,是大刀会堂主、伪乡长张方燮的堂孙,是反动势力首领姜书平的徒弟,又是国民党苏南一区专员汪国栋的干儿子。他广收徒弟数百人,在地方上横行霸道并破坏抗日。为推动抗日,1940年6月10日,我江当溧地方武装逮捕了张满,在押送茅山根据地途中张满企图逃跑时将其处决。于是,张满亲属等密谋报复,精心策划袭击了横山根据地计划:从南北两面夹攻我驻横山武装。8月2日,大刀会头子熊三星、胡玉堂在横山马武村成立大刀会总司令部,纠集当涂、江宁、溧水三县边境的140多个刀会堂,策动刀会会众及被蒙蔽的村民1万余人,疯狂进攻新四军横山根据地。地主头目周仕安勾结铜山、小丹阳日军80余人、伪军100余人,配合熊、胡刀会对我根据地实施围攻袭击。新四军二支队3团2连与地方武装新2连、新3连,在新四军二支队3团一部的支援下,浴血奋战,冲出重围。但随后又被刀会和日伪军包围,激战两昼夜,终于成功突围,但付出了伤亡近半的代价。“横山事件”后,由于敌强我弱,新四军武装力量被迫撤离横山地区,横山根据地的抗日斗争暂时处于低潮。

到了1943年,我新四军在小丹阳横山地区的武装斗争逐步恢复。1943年4月12日,时任新四军二支队16旅旅长的钟国楚,率部西渡皖苏交界的石臼湖,进入横山地区休整。 4月17日拂晓,日军在我军长途行军的疲劳之际,纠集溧水、当涂、丹阳和明觉等地数千名日伪军,分四路对我军进行围攻。新四军十六旅在旅长钟国楚的指挥下,分四路阻击,并打响南岗反击战。在茅村,钟国楚旅长命令黄玉庭团长带领一个营率先反击,经过激战,我军打死了敌军指挥官,守住了茅村。在南岗村,钟国楚指挥我军正面反击,四十六团副团长刘一鸿率军从背后发起进攻,日伪军腹背受敌。战斗持续了一天,共打死日伪军近百名,十六旅就此粉粹了敌人的进攻,成功地实现了向横山抗日根据地腹地转移的目标。新四军军长陈毅高度肯定南岗反击战,称之为意义重大的“背水抗敌”的战斗。在这次反击作战中,指挥员王圣德在前线指挥时为国捐躯,还有一些将士也牺牲在南岗村和茅村。

全面抗战时期,新四军小丹阳横山敌后抗日根据地就像一把插入敌人心脏的利剑,牵制并打击了南京日伪军。敌人把横山敌后抗日根据地看成眼中钉,多次集中力量进行围剿,都被挫败。在反击敌人围剿和袭击的过程中,许多新四军将士牺牲,他们为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献出了他们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值中国共产党诞生一百周年之际,回顾这段历史,缅怀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光荣牺牲的中国共产党人和新四军将士,学习他们为了寻求救国真理和民族人民解放而抛头颅洒热血的伟大革命精神。


马鞍山师专程根宝作于诗城马鞍山